燃文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燃文小说网 > 我不是文豪 > 第4章 笔秆子、画笔和毒药

第4章 笔秆子、画笔和毒药

光头递出手机说:“你先看看,这是我们金牌语疗员跟客户的聊天记录。”

王子虚接过手机一看,随即大惊失色。

聊天记录上的内容,和他想象中大相径庭。他只看到一对男女在痴缠,内容粗俗,语言油腻,不仅低级趣味,甚至还有点点儿下流。

这些聊天记录让他想起了小时候住在他家隔壁的老光棍。那位老光棍每天把汗衫掀起来,露出圆鼓鼓的肚子,满大街闲逛,碰到路过的大娘,就调笑一句。语言粗俗下流,大娘们往往笑骂着离开。

眼前的聊天记录就是如此,那位“金牌语疗员”就和老光棍一样,骚扰着女用户,只是没有老光棍那么直接、那么露骨,但是本质是一样的。

在一句句“哥哥姐姐”中,他迷失了。

看完后,他抬头问道:“这就是你说的疗愈心灵?”

光头说:“对啊。”

“你觉得这是在疗愈吗?”王子虚说,“这不是在撩骚吗?”

光头笑了。

“‘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关,除了性本身,性关乎权力。’这是奥斯卡·王尔德的名言。你知道这句话吧?”

王子虚知道奥斯卡·王尔德。这是一位潇洒的作家兼同性恋,他的命运令人唏嘘,他的童话也写得非常不错。他有没有说过这句话不知道,但他觉得他是能说出这种话的人。

光头说:“生活的一切都和性有关。现代人为什么会空虚,会孤独,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心灵问题?我们认为,根源在于性,也就是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理论,力比多不够,导致心灵出现了种种问题,力比多是什么你知道吧?”

王子虚知道。“力比多”就是“性力”,是生物性本能内在自发的原始动能。他把这个词义辨析讲出来后,光头的表情肃然起敬,说,你比我说得都要好。

光头又说:“之所以这些用户们感到孤独,大多都是因为她们力比多严重不足,我们语疗的方向,就是激发她们的力比多,让她们力比多充沛到流出来,这样第二天自然能精神抖擞。”

王子虚不是很懂,但是感到大为震撼。

他问:“弗洛伊德也是很久以前的人了,这理论真的管用吗?”

“管用。”光头斩钉截铁地说,“疗效好不好,不靠吹,不靠脑补,就看数据。我们的用户规模目前在3万左右,因为我们没有投流扩圈,这个增长完全是靠口碑效应口口相传做起来的。而且我们的用户群体异常稳定,一旦用户付费,就成为忠实用户,会一直使用我们的app。

“这说明什么?这说明我们的服务有效啊!如果没效果,凭什么做出这种级别的粘度?我可以很自豪地跟你讲,至少我们拥有的这3万用户,每一个都拥有充沛地迎接明天的力比多。”

王子虚沉默了。

他又想起那位老光棍——按理说,那样的家伙应该人人喊打,但偏偏他的语言骚扰持续了许多年,已经成为街头文化的一部分。谈及老光棍,大家也往往评价他是个有趣的家伙。

事后回想起来,王子虚才意识到,也许老光棍的行为是大家所默许的。证据就是被调戏的大娘们并不愤怒,在调戏发生时,路边的看客们也都轰然发笑、鼓掌。在观众们热烈的氛围下,老光棍往往表演得更加卖力。

也许对于老光棍来说,每天在街头发生的那一场场调戏,实际上是计划内的舞台表演,而他心甘情愿成为小丑;站在被调戏者的视角,也许老光棍并不是加害者,大娘才是被取悦的一方。

在这个街头舞台上,老光棍必须调戏得有水平,大娘的反应必须得体且泼辣,并且始终占据上风,才真正完成了两边的角色诠释。这是一种表演性质的两性关系,是一场短小精悍的伦理剧。在那个精神生活匮乏的年代,是大家为数不多的文化生活之一。大家都在围观当中,暗度陈仓地产生了大量力比多。

王子虚开始理解光头转述的王尔德名言:生活中的一切都和性有关。

只是理解归理解,他依然有点难以接受。

他的目标是诺贝尔文学奖,攻读的也都是文学名家作品,虽说那些作品当中也有许多情色的部分。比如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当中,弗洛伦蒂诺·阿里萨就交往过上千名女性;乌尔比诺医生和费尔明娜的初夜,也有相当详细且令人印象深刻的描写。

他还记得书中关于费尔明娜初夜的情节:这对新婚夫妻在床上研究生理课,天真纯洁的费尔明娜对于那根蠢东西的评价是“我从来都搞不明白这东西是怎么一回事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