燃文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燃文小说网 > 潮汐法则 > 分卷阅读8

分卷阅读8

最差也是他卧室旁边那间吧?”董思阳翻了个白眼,没见过这么蠢的,忍不住低声嫌弃,“怪不得到现在都没勾引到,就这样怎么和景寻昭比。”

话音刚落,一个枕头朝他飞来,要不是他及时躲开,恐怕就要直愣愣砸脸上了。

床上的女人气鼓鼓看着他,不知是太热还是急的,一张脸憋得通红,狠狠瞪着他,难得一字一句清晰地说:“关!你!屁!事!”

末了还不解气,用手指了一下前额,两只手指尖对在一起拉开,最后一只手摸了摸另一只手的手腕。

神经病。

董思阳看着她的动作只是微微顿了一下,单挑眉道:“骂我?”

没等景昭回应,他直接两手各伸出拇、小指,由两旁向中间靠近,而后潇洒地冲她行了个美式挥别礼,大摇大摆地朝外面离开。

他竟然懂手语。

景昭微微震惊地张嘴,那自己刚刚骂他岂不是让他看出来了?

疲惫地靠在床头,看着点滴有些出神,她并非完全不在意董思阳的话,甚至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在意,也不知道那捧向日葵怎么样了。

咬了咬下唇,她犹豫地拔出针管,穿上棉拖外套朝楼下走去,绕到别墅后岁聿扔花的位置,向日葵散落一地,有两朵已经摔得七零八碎,花瓣磕的满地都是。

她蹲下来收拾着遗骸,还好有五朵没什么事,前两天花园翻修,想着来年种些新鲜的花,反正现在也用不着,景昭用手刨出来五个小坑,一朵朵插进去再埋好。

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插进土里的向日葵开得似乎更加旺盛,阳光暖暖撒下来把花枝衬得很是娇艳。

无根之花倘若真的活不了,盛开一时也是好的。

她深深呼吸了一外面的冷气,尝试把刚刚董思阳说的话都抛到脑后。

重新扬起微笑,今天也是他们结婚一周年,是个好日子,昨天没成功的事也许今晚可以再努努力!

这么想着,她脚步轻快地回屋,准备晚上做一些小惊喜缓和一下最近的气氛。

另一边,一个胖得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穿着一身中式皮草,咧开嘴笑得时候一颗金牙明晃晃的显眼,坐在沙发上喝着茶,手中的珠子一下一下盘着,试探性开口:“岁老板,这批货不是我吹,就国内来说,你尽管去打听,近十年不会有比我更好的货了。”

岁聿靠在另一边的沙发,神情恹恹,银蛇拐杖象征性地在皮箱里逛了一圈,懒懒应了个声。

这下可把中年男人弄迷糊了,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,茶杯放下,脸上的笑也僵了僵:“岁老板,恕我直言,鄙人就是一个玩古玩的粗人,不太会猜谜,能不能给点儿明示?”

“明示?”岁聿笑笑轻声开口,眼角下的痣意外张扬,进屋以来他头一次抬眸正眼看向合伙人,也只是扫了一眼,随后收回银柺,“降八个点我就收。”

“八个点?岁老板你别开玩笑了,这批货就算再涨两个点都有人要,你这……”

“送客。”

“不是,生意哪能这么做,我们再好好看看货,这么好的货降两个点还好说……”

“聋了吗。”

“岁老板!岁老板你听我说!五个点行不行,就五个点,我全卖给你!”

岁聿睁眼,金秘书跟着松开扯人的手,等他指示。

他叹了口气,颇为惋惜地用银柺挑起箱子里一条珍珠项链,语气轻慢:“宋老板,你知道上一个和我讨价还价的人怎么了吗?”

宋老板头一次在一个小青年身上感受到这么强的压迫感,他不受控制地摇头。

金秘书慢条斯理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首饰盒,“啪嗒”一声打开,灯光下,一排处理得很好的骨骼整齐摆放在格子里,大小、完整度皆不同,看起来不像是来自同一个人。

他踉跄了一下,捂着心脏的位置跌坐回沙发,颤巍巍掏出手帕擦汗,说话时嘴唇都在抖:“岁,岁老板,我有心脏病,你可不能和我开这种玩笑。”

一声若有似无的轻笑在房间回荡,西装革履的男人摇摇头,盯着他轻声威胁:“岁某嘴里无玩笑。”

“犯,犯法……”宋老板语无伦次不知在和谁说话。

只是听到他这话,金秘书把盒子扣上,冷冷开口:“宋老板,做我们这一行你有什么资格提“法”,在这个行业,岁家就是“法”,没有犯不犯法,只有触不触岁家的霉头,你想想清楚。”

他闭上眼睛捂着胸口大口喘了喘,扶着墙再度站起,那张肥脸煞白一片,声音虚虚道:“八个点…就八个点。”

金秘书转而为笑,金丝眼镜下的脸虚伪得很,帮他打开那扇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